乐橙娱乐城乐橙国际官网

 找回密码
 加入乐橙娱乐城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天赐衑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散文] 创世小作 戏世婴

[复制链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16
发表于 2015-4-22 11:35:55 |只看该作者
Mandark 发表于 2015-4-22 09:48
我对年龄的增长几乎没什么感觉了。但是还是得把握时光呀~共勉

至少每段时间都能找到应该做的事,,,共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凌虚子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1065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187
17
发表于 2015-4-22 18:47:29 |只看该作者
我觉得小说朴实诙谐一点比较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yj12138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145969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164
18
发表于 2015-4-22 22:23:24 |只看该作者
敢问楼主,你对自己的文章,怎么定义?小说还是散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19
发表于 2015-5-1 18:58:12 |只看该作者
凌虚子 发表于 2015-4-22 18:47
我觉得小说朴实诙谐一点比较好

这个小说主要想练下文笔,文笔还是太嫩了,,,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0
发表于 2015-5-1 18:58:48 |只看该作者
xyj12138 发表于 2015-4-22 22:23
敢问楼主,你对自己的文章,怎么定义?小说还是散文?

小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1
发表于 2015-5-1 19:01:26 |只看该作者
“哥,三年未见,你的青玉手都七层了!移形换物都可以了。”儒雅少年拿起一坛酒开封畅饮一口,“就我落在后面,早知当初就和你们一同去了。”
  “活该!为练探玉爪,青玉手、步同修,进步快才怪。”骨浊拍开封盖抬酒猛灌,半坛酒下肚,挥手抹去嘴角遗留的酒香,畅快的调侃道“小虫啊,不是我说你。堂堂天域王唯一世子,幻游双龙之一的游龙公子,竟练探玉爪去街上偷人钱包。”
  骨浊拍胸长叹一声做痛思状道“以你家钱财,以你现在地位,你也能下得去手!”
  儒雅少年郁闷的反驳道“喂!钱再多也是我家里的,我偷那是我辛苦挣得,不一样。”
  骨浊看着理直气壮说着话的儒雅少年叹服道“小虫,我低估你的脸皮了。”
  儒雅少年嬉笑道“好了,别说我了。三年不见,谈谈你们那边的事情,听说表哥都遭遇暗杀了,真的假的?”
  “说起这个,还要感谢骨头。要不是他找的几个暗盟杀手,我就真的完了。”白衣少年轻饮一口酒苦笑道。
  “这么严重!”儒雅少年诧异道“难道是他?他真敢做?”
  “怎么不敢。”骨浊猛灌一口酒道“去宜台镇擒拿匪寇可是皇帝给大虫最后一次历练,完成之后,这太子之位就坐定了。他大哥会放弃这最后一次机会?”
  “这倒也是,不过……”儒雅少年摆弄额前发丝沉吟道“我的小鱼一直游动在大表哥的府里,每日动向皆有记录,怎会……”
  白衣少年放下酒坛沉声道“不止你的小鱼,我的种子也没结果,大哥藏得还很深!”
  “那又如何,待三日后表哥的十八岁生辰典礼一过,干爹便会举行太子册立大典,他还有能翻身不成?”儒雅少年轻蔑的笑道。
  骨浊瞥一眼儒雅少年“若是大虫死了呢?他还翻不了身吗?”
  “他……不会吧?”儒雅少年突然有些不确定道“这可是皇都,他敢动手?”
  “以大哥的性格,未必不敢。”白衣少年一脸凝重道“中午接到消息,跟我一起的人都在回来路上莫名其妙的消失。而我和骨头心有预感,便在昨夜走水路,躲过一次劫难。”
  此言语末,三人默默的喝着酒,一脸均露出凝重之色。
  月夜,皇都城东,大皇子的府邸内。
  一间房内,珠帘锦毯,红木镂壁,麝香玉壶。
  一穿着华丽的男子站于房中望着手中字条幽幽长叹“探子来报,三弟今天凌晨回到皇都,现在没有一丝机会了。”
  “三哥还是和以前一样,总会让人出乎意料。独自乘小舟走水路,当真妙极。不过,大哥为言尚早了些。三哥就算回来,太子之位也注定与他无缘。”一清稚的声音冷冷说道。
  房内响起空灵琴音,音色冷涩幽愁,似有说不尽的怨恨般让人悚然。
  华丽男子转过身透过珠帘,眯起双眼凝视着里面弹琴的少年疑笑道“三弟确实让人琢磨不透,不过,几年未见七弟也一样越发的让人看不透。明明平安活着却不进宫,隐瞒父皇待在我这皇子府中为我出谋划策。”
  帘内,琴音依旧响荡,弹琴的少年沉默了。
  华丽男子移步到帘旁的烛台边将手中字条点燃,神色淡然道“想必七弟有苦衷不能相言,我也就不多问。只是七弟刚刚所言定是还有方法助我得到太子之位了。”
  “三日**中举办三哥的生辰,到时大哥只需将我以琴师的身份安排入宫,待三哥过完最后的生辰之日,大哥便能安心的当太子。”话音刚落,琴音中似乎隐隐露出一股怨念,一丝杀意。
  华丽男子从这股杀意中莫名其妙的,心里生出了一丝惧怕。
  “最后的生辰……”
  华丽男子再次凝视着珠帘后弹琴少年,默然想到从前性格孤僻柔弱的小孩如今……还有三年前蛰山捕猎盛会发生的意外……
  夜深了,那曲琴音也沉寂了。
  清晨,皇宫北端,最偏僻的乐师殿。
  为了两日后三皇子的生辰宴会,乐师们早早起床,到宫院里排练宴会所奏之曲。
  埙、缶、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瑟等乐器在乐师的手中时而轻灵清越,时而沉着浑厚,时而清脆悦耳,时而流转舒缓。音色清新流畅,引人入胜。
  殿院的高台上,一位身着长袍,须发皆白的仙骨老者宛如一棵古松般站于高台上监听着乐声的节奏。
  宫院外不远处,两个有些胖的公公领着一十五六岁身负古琴的少年走进乐师殿,正监听视察的仙骨老者见到此景,迎上前去询问。一番交谈后,老乐师令一随者带负琴少年走向乐师居住之地,两名公公也告辞了。
  老乐师转身回首,神情有些古怪的望着负琴少年走至拐角直至消失。后又摇摇头叹口气道“怕是我多想了。算起来,已有三年未能教他琴了……”
  宫院外,两名公公刚踏出院门就纷纷哀叹。
  “孙公公,大皇子推荐的琴师怕不止琴艺好啊!这几天,宫里要不太平了。”左面的公公无奈的哀叹道
  “不是有黎乐师看管吗,更何况徐公公那里已通告皇上,咱们就少操心了。”孙公公摆手说道。
  两名公公无言,慢慢走出宫道。
  夜幕降临,皇宫北端,乐师宛内,一曲空灵琴音从乐师殿的守殿之屋中响起,琴音清灵古雅,似能让人放下心中一切怨恨,不再追求过往之事般,令人沉思。
  片刻,曲毕。
  朴素清雅的守殿屋内,一老一小两人望着横在中间的琴深思不语。
  一会后,少年抬头望着老者,脸色有些不自然道“这是何曲?为何我从未听过。”
  “七绝曲第七曲‘绝尘往’,断绝尘世,往来无悔。”老者盘腿坐于地,双手拨动琴弦,有些感慨的回想道“十年前,有个要拜我为师的小孩。因为生长的环境,他每日都怨愤的活着。虽然他的本质并不坏,但是长此以往,终会误入歧途。因七绝曲为琴曲之首,可让人洗心涤虑,提升心境,为此我将‘七绝曲’教于他。就这样,我教了他七年琴艺,他叫了我七年师父。”
  七绝曲,共分七部。分别为清心、荡气、驱浊、凝神、炼骨、焚血、绝尘。
  相传七绝曲是琴的创始人——清,根据万年前九衑隐星遗留的仙阵所创,其曲声就像一段咒语般,若有人能将七部连贯弹奏,便可借用自然力,凝聚万物灵,驰骋天地间。甚至脱胎换骨,聚灵气为躯,掌控天地之源,不死不灭。
  不过连贯弹此曲时,曲声会摄取弹奏者的生命力,直至生命枯竭都不见得能弹到第五部。所以至今为止尚未有人能将七绝曲完整弹奏,即便是创作它的清也不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2
发表于 2015-5-1 19:01:58 |只看该作者
上面的是    第二章 七绝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3
发表于 2015-5-1 19:02:47 |只看该作者
第三章 禹乾家族
守殿屋内,少年静静聆听着老者的话,神色沉寂在过往中。
  老者拂动琴弦,继续诉说过往“他就像是为琴而生一样,仅仅七年便学到世间少有人学到的第六曲。以当时他的心境弹奏第六曲,普通的六级魂师都不能奈他如何,可是他还是出事了。三年前的一天我刚教会他第六曲后,他去参加一场猎会,要离开一段时间。走之前还和我约定,等他回来时定要我教他第七曲,我答应了,却到现在都未能实现。”
  “嘣——”
  老者将琴弦一一拨断,叹声道“三年光阴,不知他如何过的,又发生何事让他又回到小时候,那种隐藏在心底的悲怨。大概是不再弹琴了……”
  “或许是有些事改变了他,让他变回到小时候”少年神色复杂的望着老者肯定道“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他永远是您的徒儿!”
  老者站起身,拍了拍袖道“但他现在在做一件傻事……希望他不要被人利用,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若他是自愿呢?”少年摇摇头苦笑道。
  老者不再答话,丢下一卷轴默默地走到门旁,将门拉开叹道“等亥时到,就会有人带你去见圣上……”
  说完,老者走出屋。
  屋内,少年拾起老者丢下的卷轴,轻轻的展开,皇宫布局图清晰地展现其上,其中乐师殿,两日后举办生辰宴会的月台,皇帝居住的露晨殿都被勾画出一条红线,三条红线的终点皇宫最南端,一处偏殿内的井中。
  “谢师父,不过,我今天回到我生长的地方就不会逃了。”少年将卷轴放于琴旁。略显稚嫩的面目变得有些狰狞。
  “父皇果然如预料般召见我,难道在你心里三哥才是你的孩儿吗?如此爱护,当真不错,当真不错,当真不错……”语气由悲愤变得怨恨起来。
  少年将那些断了的琴弦一一绑结,冷声道“三哥!七弟明日就为你弹奏你的最后生辰之曲!”
  礼承殿,皇帝用来接见贵宾的宫殿。
  宛如金装的宫殿内,十坛醉红颜堆放方形席桌上,两个三四十岁长得一摸一样的的中年人威严对坐其上。
  一个服饰衣着斯文庄重,温文而雅,虽有一种上位者风范,却又让人感到亲近。另一个衣着松垮,十分随意,浑身展露爆炸般的肌肉,虎目泛光,隐隐中透露杀戮气息。
  两人气质相反,其身袍衣却皆是金丝绣龙。只是龙的眼睛,一个是驰骋天空的晶蓝色,一个是震慑八方的血红色。
  这两人就是天元帝国的天元皇——禹乾凌天和天元帝国唯一王爷,也是唯一元帅的天域王——禹乾炙天。
  因为两人自幼修道天赋极高,又是双胞胎兄弟,所以当初他们的父皇选择太子时可谓是纠结万分,最后决定让两人入世历练三年,做最后的观察。
  那三年里,两人一个判贪官冤案,一个锄奸荡匪,留下许多传奇之事,连武林最大的组织‘武盟’也曾对这对新秀双侠称赞有加。因为两人长穿龙纹衣袍,所以江湖上也称两人为——幻游双龙。
  三年后,试炼期满,皇帝根据他们的历练成果决定,由性格温和的大哥禹乾凌天为太子,以后主持朝政,不得干预军事事务。性格急躁的弟弟禹乾炙天封为天域王,掌管天元兵马大权,镇压四方异、兽族。从此天元迎来了千年盛世。
  席桌上,禹乾凌天,看着对面长发狂暴蓬散,一身松垮衣袍,提酒仰头畅饮的禹乾炙天脸色微微有些动容道“弟,在北域几年,你倒是豪迈许多。”
  禹乾炙天放下酒坛擦擦嘴角“没办法的事,北域常年征战,有时还会有夜袭,衣食起居都要从简,以便随时应对。”
  “这几年,天元的安定都由你一人支撑,唉……”
  “哥,这样说就不对了。如果没有你维持天下秩序,帝国还不早乱了。”禹乾炙天将坛中酒一饮而尽豪言道“我们俩一定内,一主外才是整个天元!”
  “好,为了这些年我们兄弟拼搏的天元盛世,这坛酒干了!”
  兄弟二人各拿一坛酒饮尽,将酒坛抛向其后。
  “哈哈,好久没这样痛快了!”禹乾凌天放声笑道。
  “痛快就继续。来,接着。”
  禹乾凌天接过抛来的酒坛摆了摆手道“先别喝得太急,我安排了场好戏。欣赏完,今夜咱们不醉不睡。”
  “噢!好戏?我猜猜,是和慕天的生辰有关吧?”
  禹乾凌天呵呵一笑道“不错,傲天今天安排一个琴师进宫。我让他过会来弹奏一曲,加点乐趣。”
  “那可要好好欣赏欣赏。”禹乾炙天提酒轻饮一口,有点忧心的问道“不过说起慕天,这几年轩儿他没让你烦心吧?”
  “烦心?!说实话,轩儿在政治管理,制度方面的能力很强,他总有些点子能让你觉得不成功的事变得有希望。这几年轩儿在我这,我都不知道有多轻松。”禹乾凌天幽幽叹口气道“其实轩儿比慕天更适合当太子。对了,我认了轩儿当干儿子,你没什么意见吧?”
  “这有什么,有你当干爹,我放心。”禹乾炙天放下酒坛,有些自责道“絮晴在生下轩儿两年后就走了,我又常年征战没时间照看。这孩子从小就爱把事留在心里,谁也不说……”
  “是啊!从小父母不在身边,有些孤僻也是正常。不过还好,他与慕天倒是玩得来。你不知道他俩玩闹时不知有多像我们小时候。有时看到他俩就想到曾经我们闯江湖时,那时的自在、风光。”
  禹乾炙天也有些怀念道“是啊!那会什么顾虑都没有,只要是对的就去做,一腔热血不知惹了多少仇家……哥,很早前你就决定让慕天当太子,不会是因为他和轩儿能玩到一起决定的吧?”
  “不错。你也知道,我们禹乾家族因世代守候仙阵秘密,得到灵力传承才能成为当时的镇殿者,现在的皇族。灵力传承使我们家族每代都有一个修道天赋极高的婴儿诞生,在我们那一代,意外的出现俩个,父皇也正因如此才在我们之间犹豫很久。而如今这一代只有轩儿一人,为了他能好好辅助太子我才会选慕天。其实……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让轩儿当太子。”
  “皇规不可破!”
  当最后一句话说完,禹乾炙天毫不犹豫的拒绝。
  “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启禀皇上,乐师异仇已带到。”屋外一尖细声音传来。
  “好戏开演了。”禹乾炙天轻饮一口酒笑道。
  禹乾凌天端坐点点头道“宣他进来。”
  门被推开,一负琴少年低首走入礼承殿内,脚步轻缓,不紧不慢。走到殿中的琴台边坐下放古琴,抬头凝视高坐台上宴席桌,两个掌管天元帝国的统治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yj12138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145969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164
24
发表于 2015-5-2 11:33:14 |只看该作者

看了你的小说,发现对话流好重。如果楼主想在小说这方面发展,我有地方推荐。还有培训课,讲师QQ:632806736

不勉强你,全看你的意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5
发表于 2015-5-4 22:34:25 |只看该作者
xyj12138 发表于 2015-5-2 11:33
看了你的小说,发现对话流好重。如果楼主想在小说这方面发展,我有地方推荐。还有培训课,讲师QQ:632806 ...

随便写着玩的,就是练下文笔,,,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6
发表于 2015-5-4 22:36:00 |只看该作者
第四章 鬼现世
“你就是乐师异仇?”不知为何,禹乾凌天望着异仇的样貌竟有些熟悉。
乐师异仇不答话,目光看到禹乾凌天闪烁着,嘴角微翘。似嘲笑,也似痛恨。
异仇闭上双眼,双手拨动琴弦,弹奏那首约定之曲。
清灵古雅的琴音响彻整座宫殿,每段旋律似映射人心中所牵之事,让它消散、沉醉。
片刻,曲毕。最后一声余音绕梁,回荡殿中,也回荡在两个人的心中。
殿台之上,威严端坐的两人目光无神,似被曲声引浸在过往。
“这是……七绝曲!醒来!”禹乾炙天大吼一声将手按在席桌上,一坛坛酒被淬红色灵力包裹,腾飞凌空。
“嘭——”
十几坛酒被震为片片碎屑,酒水洒落,醉香弥漫。
冰冷的水惊醒了沉睡在心中往事的禹乾凌天。
“以我神士境界竟还被曲声动摇心神,虽只有片刻,但已是惊人。怪不得傲天会将你带入宫中,只可惜弹得还太生疏了。”禹乾凌天擦了擦脸上的酒水,平复心神,俯视着异仇说道“这首七绝曲,黎老从不传授于人,虽然不知你如何学得此曲,又和黎老有何关系。不过以你的年纪能将七绝曲弹到第七曲,实属不易。如果你答应我就此离去远离皇都,我就饶你一命,如何?”
禹乾炙天意外的看向禹乾凌天,想道;像这样惊人天赋,还是刺杀慕天的人,哥竟放过……是怕和黎老牵上关系?
异仇望着禹乾凌天淡然回道“离去可以,让我当太子!”
离去可以,让我当太子!这句话……
禹乾凌天望着异仇忽然想到从前有个小孩也这样对他说过,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他,为的是对他的偿还。
渐渐眼前的异仇与心中的人影重叠……
“可笑!只有皇室子嗣才可当太子,你有什么资格?”禹乾炙天冷哼一声道。
“他有资格!”禹乾凌天目光闪烁激动道“其实早该猜到,七绝曲除了黎老会弹奏外,还有三年前坠崖身亡的……他唯一的徒弟。也是我第七个儿子——禹乾云天。”
什么?禹乾云天,三年前那场猎会失踪的……禹乾炙天震惊的望着异仇,他还活着。
“坠崖身亡?三哥编的真不错啊!”异仇起身望着禹乾凌天自嘲道“一句话,让我的失踪有了定义。一句话,让我不再属于我自己。一句话,让您遗弃一个儿子。父皇,这一句话您信了?”
“……我派人找过你……”
“是么?那我要好好感谢父皇还关心我的安危了。”语气充满嘲讽之意。
“……”
异仇将琴背负在身上,再次望着禹乾凌天神色变得异常冰冷“出来吧!”
话刚说完,禹乾凌天与禹乾炙天身后的影子竟同人一样站了起来。黑色光线的身体在烛光照耀下扭曲着扑向两人。
“嘭——”
早在异仇弹奏七绝曲时便一直暗自防备的禹乾炙天听到异仇的语气,毫不犹豫的撑起护体灵力。血色火焰燃气,狂暴的长发飞舞,宛如战神降世般藐视世间。
“不可。”禹乾凌天任由影子钻入体内,毫不抵抗。当看到禹乾炙天的举动时,出声阻止却已晚。
扭曲的影子被禹乾炙天的护体灵力瞬间震碎,化为片片燃起的光线。而禹乾炙天不知为何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本来散发的护体灵力也迅速消失。慢慢,禹乾炙天倒了下去。
“是噬影!不可能!这不可能!”禹乾凌天好像早已知道这是什么,看着倒地的禹乾炙天震惊道。
“竟然认识噬影,看来你应该也知道龙烛的事了。”宫殿内突然想起一阵蚀骨幽森的声音,声音干涩沙哑,隐露煞气。
循着声音,禹乾凌天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原本清秀稚嫩的异仇或是禹乾云天突然变得异常诡异,浑身散发着凛人煞气。修长的手指变成了十把长约三尺的骨刀,若雪的白衣也在浓郁煞气的熏染下成了幽绿色。慎人的灰色眼珠如同看死人般注视着渐渐跪倒在地的禹乾凌天,幽幽说道“交出龙烛,本尊可以饶你不死。”
“鬼!没想到传说是真,一万年,真的出世了。”禹乾凌天疯狂的调动体内灵力禁锢进入身体的噬影。
“无用的挣扎,噬影入体,即便耗尽灵力。你,依然要被本尊控制。告诉本尊龙烛在呢?”
禹乾凌天缓缓站起,疲惫的神态不失威严的哼道“我,禹乾凌天,身为第七十七任天元镇殿者,誓要将你再次封入仙阵。”
衣袍舞动,双手闪烁晶蓝色光芒,禹乾凌天调动体内不多的灵力,凝聚最后一击。
本来七神士级的强者是可以吸纳方圆百里的灵力为己所用,就算噬影入体,也可慢慢将其驱逐。可现在禹乾凌天根本感觉不到宫殿外的一切,仿佛世界就只剩下这个宫殿一样。
“可笑,真以为本尊不知,你是想借用攻击时的灵力波动通知人吗?可惜,宫殿一切气息都被本尊隔绝了。”异仇伸出手指向禹乾凌天狠狠道“最后一次问你,龙烛在呢?”
“要龙烛,给你!碧海卷天!”禹乾凌天双手上下互握,晶蓝色光芒大盛。整座宫殿顿时像陷入海天之间,隐约间,好像有一条天蓝巨龙伴随龙吟从海里飞出,冲上云霄。
异仇幽绿的目光冷冷的看着飞来的晶蓝巨龙道“不自量力。噬影,吞了他!”
就在磅礴的巨龙夹杂着毁天之威即将淹没异仇时,一声巨响,龙化成浓郁的灵力,消失在空中。
“这,只是一切的开始。”异仇恢复原貌,看着倒地的禹乾凌天冷笑道“明天,我要让那些人都后悔活在世上。鬼尊,噬影控制他们需要多久?”
十天!
一个幽森的声音自异仇心中响起。
异仇闻言眉目微皱冷声道“太长了,我要现在控制他们!”
不可能,带你逃离仙阵时已耗光我万年的灵力,刚才的噬影是最后残存之力,要恢复到指挥噬影寄体至少十天,除非……找到龙烛。
“龙烛?”异仇若有所思道。
对!
龙烛一共五盏,是开启仙阵的钥匙。万年前,承阁老儿为了挪移天之力,创仙阵,可惜移天之力所需灵力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就这样,本尊被他暗算困禁在仙阵内。若想出阵只有不停修炼,将灵力输入仙阵中,减弱仙阵的束缚之力,直到灵力灌满仙阵,束缚之力不在,方能离开。
本来离开时,本尊大可保留一部分灵力。谁知,刚出去就被你不停弹奏那首怪曲,镇散本尊尚未凝聚的身形,让本尊又多浪费三年才逃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yj12138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145969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164
27
发表于 2015-5-5 08:18:31 |只看该作者
天赐衑梦作 发表于 2015-5-4 22:34
随便写着玩的,就是练下文笔,,,0.0

好吧,楼主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赐衑梦作


人气

荣誉

互助

  • UID 52546
  • 发帖数 ()
  • 乐橙娱乐城币
  • 积分 53
28
发表于 2015-5-6 00:01:16 |只看该作者
第五章 生辰
“……龙烛在哪?”异仇打断鬼尊的抱怨道。
问你父皇,他应该知道一些。
“他会告诉我?”异仇疑道。
不会!
“……”
十天后,本尊就能控制噬影寄体,到时自会知晓。还有,十天之内本尊不会出现,你好自为之。
“……没想到真等到这一天,我居然会如此焦急。”异仇扶额自嘲道“三年都等了,还在乎这十天?”
夜,皇宫和平常一样,在喧哗中寂静。
天元历一三七六八年七月三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是被号称为绝世天才的幻游双龙之幻龙公子的生辰。幻龙公子是元龙帝国的三皇子,年仅十六岁,其灵力便达到了四境之境。至今所知,古往今来,只有被称为不败于世的问天策才能在二十岁之前达到四境,可想而知仙道难修.
元龙皇都,满城各处放花烟以示庆贺今日,皇城内也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皇宫最西端,有一块巨大的露天台。
这,就是月台,是宫内每次大型宴会或重要节日举办之地。整座月台皆用白玉砌成,螺旋而上。台高约九米,台面之广除了一些摆设外再站千人都不拥挤。
此时清晨,月台上,百官齐坐,祥龙吉凤环飞上空, 洒落阵阵霞彩。
‘三皇子到’一声响起,殿内百官停下交谈,望于台门处。六名宫女身著轻纱红缎轻移碎步,步入台内两旁。一衣着雅致,气质俊逸的少年缓步走了进来,他便是被称为游龙公子的绝世天才,三皇子禹乾慕天。
“诸位大臣能在百忙中来参加寿宴,慕天深表感谢。”慕天走向席位,一一向众人行礼。说罢,便端起一杯酒饮尽,以表谢意。文武大臣也纷纷举杯上前道贺。
寒暄过后,宴会开始,乐师奏乐,舞女起舞,一阵欢闹之象。
禹乾慕天坐于左边首席位上听乐看舞,双眼却在观视四周,他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看他,心里怪怪的。
不会是轩天那小子吧,昨晚就说要和骨头去城外游玩,其实是准备在宴会上捣乱看我笑话。这小子还是长不大……禹乾慕天心中无奈的想到。
当宴会进入高潮,众臣举杯欢颜时,宴席的主位上还是空的。那是皇帝禹乾凌天的席位,可是却迟迟未来。
宴会到最后,所有嘉宾都可随意走动畅言,熟知的人聚一起谈天说地,交情之语。新贵的就说些近况朝政,政绩琐事。
而这时,宴会的主角,禹乾慕天心中叹道,怪不得轩天不来,以他的性格应酬这些,怕是呆不上片刻就跑了。
“慕天殿下,生辰欢乐啊!”这时,一个眉目刚正,态度温和的中年人举杯走了过来。
是丞相,芙月没来?禹乾慕天按下心中疑惑举杯相迎道“多谢吕丞相。昨日慕天刚到皇都未来得及去拜访,还请勿怪。”
吕丞相摆摆手道“殿下说的那里话,这三年殿下一直在外历练,奔波劳累,理应多调养休息。”
“丞相说的是。不过丞相这些年一直为父皇分忧解难,也应多多注意身体。”禹乾慕天恭声说完抬头看了看吕丞相身后左右。
吕丞相呵呵笑道“殿下可是在找月儿?”
禹乾慕天被说中心事,脸色羞赧的小声问道“月儿她……最近可还好?”
“这……”吕丞相犹豫道“前些日子月儿去湖边游玩,受了点风寒,还在休养。”
“什么?她生病了?”禹乾慕天失声道。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众大臣停下谈话,纷纷望向我们的三皇子慕天。
吕丞相赶紧拉着慕天走至一旁,向大臣们摆手说道“无事无事,大家继续。”
“放心吧,她已经无碍了。若担心,等宴会结束后,再去探望。”吕丞相对禹乾慕天亲切劝道“现在皇上还未来,你可不能离开。”
“慕天明白,只是宴会都这么长时间了,父皇都没来……”
父皇不会来了,三哥。
助兴的乐师中,一个年龄最小的乐师默默地看着禹乾慕天,嘴角微微邪笑。
三哥,没想到你还有活着的价值。为了她,就让你再多活一段时日。芙月……姐……
皇都,午时过后。
丞相府内一别院处,游廊、假山、荷花池。虽未到盛夏,水池里的荷花却已悄然绽放。一对少男少女依靠着坐于池边亭内,闻着荷花的清香,诉说思念。
“慕天哥哥,谢谢你来看我,可惜没能参加你的生辰宴会”少年肩头传来少女清莺之声。“不过,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看着倚靠在身边的妙龄少女递来的红木盒子,禹乾慕天接过微笑道“只要你每天能开心,我就算不过生辰也无所谓。”
少女嫣然道“你先打开看看。”
禹乾慕天依言打开盒子,直觉一股冰寒之气直扑面堂,盒内雪绒毛上一块透明石头躺在其中散发丝丝凉意。
“这是寒心石!”禹乾凌天惊诧道。
寒心石,天地奇宝之一。产于北域深处,万年雪山中,就连兽族那里也属罕见之物。可在危机时,灌入灵力,寒心石就会化为你的模样,替你抵挡致命一击是最佳防身宝物之一。
少女点了点头微笑道“有了它,你不在我的身边时,我就不用再担心了。”
“月儿……”禹乾慕天将少女紧紧搂在怀中坚定道“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还记得三年前的约定吗?”
少女依偎在禹乾慕天怀中有些羞涩又有些甜蜜道“当然记得。只要你平安回来,我就嫁给你。”
“等我当上太子,我就要你当我的太子妃,唯一的妃子,未来的皇后!”禹乾慕天深情吻向怀中少女。
傍晚的别院内,欢声笑语。一少年抱着少女转着,笑着,开心着。
落日,晚霞消失,天逐渐黑了下来。
易轩六层栏杆处,三个少年各提一壶酒,看着今夜的满月。
“哥,今天感觉你很开心啊。老实交代,下午去哪了?”华贵的锦貂袍披身的禹乾轩天向身旁依旧白衣的禹乾慕天好奇的问道。
“看着表情还用问,定是勾搭妹子去了。”一身黑色劲装,挂满骨刺的骨浊倚着栏杆仰身赏月道。
“胡说。”儒雅少年段然诉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的性格,女孩想和他交下朋友都难如登天,让他勾搭女孩,还不如说我一天只和十个女孩说话可信。”
“那要是他心爱的那个呢?”黑衣少年反问道。
“噢~~”儒雅少年闻言恍然大悟,看向身旁故作风雅的白衣少年坏笑道“哥~~”
白衣少年微笑着轻咳一声道“下个月,我请你们喝酒……喜酒!”
“一定喝!”身旁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一会儿,禹乾轩天摇晃着空酒坛道“哥,我爹那事你问没啊,和我干爹在干啥呢?”
“我问过昨夜守夜的太监,他们说父皇和王叔要商讨大事,不让任何人进入。”禹乾慕天回道。
“直到现在?”禹乾轩天看着身旁的禹乾慕天疑道。
“是啊,可能是北域兽族又不安生了吧。”
禹乾慕天刚说完,禹乾轩天便转身离去,神色忧心道“我还有事先回家,你们慢聊。”
“小虫有心事。”骨浊肯定道。
“可能是想父亲了。毕竟他们好多年没见面,这才重逢几天……”禹乾慕天仰首将酒喝完,畅快道“我去拿点酒。”
看着去房中拿酒的禹乾慕天,骨浊心中冷哼道;还是父亲说的对,色,害也。只是一下午,以慕天的睿智竟然看不出轩天是在担忧。不过……他担忧什么呢?难道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乐橙娱乐城

排行榜|小黑屋|手机版|乐橙娱乐城网站  

GMT+8, 2017-11-20 17: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